您的位置:澳门金沙娱手机乐登录 > 政治中心 > 吕嘉健:恭敬如仪:日本礼仪背后的羞耻心和“

吕嘉健:恭敬如仪:日本礼仪背后的羞耻心和“

发布时间:2019-08-29 15:42编辑:政治中心浏览(90)

    进入专题: 日本文化   礼仪   羞耻心   大和精神  

    吕嘉健 (进入专栏)  

    图片 1

      

       在意他人的感觉是日本社会生活的传统秩序。十分在意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相互关系和距离,这是十分显著的文化特征。在意他人的感受是自己心中对他人的一种体谅和关注。所谓“羞耻心”,跟“情”也是差不多的感觉。因为每个人的心中都在意别人的感受,才能相互共鸣而形成一个群体。
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—— 黑川雅之

      

      

       到日本的访客对日本人的两个外在表现印象最深刻:一是无微不至的干净,一是诚惶诚恐的礼仪。

      

       中国人对于日本人最大惑不解、又最不能接受的矛盾性就是:在战争中那么残暴的日本人,竟然是世界上最彬彬有礼、恭敬如仪的族群!

      

       在战争中,上帝会变成魔鬼,天使也会变态为野兽。待他者与待自己人,洵有泾渭之别。反观本我,其义自明。文化里面藏着神秘的因果关系。

      

       正是人们表现出来的自相矛盾之处让他们富有魅力。(塔勒布,智慧与魔咒)

      

      

       一. 尊重、不烦扰他人和体贴的诚意

      

       日本媒体专业人士野岛刚曾经评论道:“人们都说日本人懂礼貌,但我认为并非如此。‘见到他人要低头’、‘受到照顾时要表示感谢’,日本人都记着这些礼仪,并且一直都在实践,但并没有思考过‘低头’的含义是什么。对于既定规则,日本人能够很好地执行,但由于其中并没有深层的思考,所以在日本,礼的理念内部的精髓出现了空洞化。”(野岛刚,被误解的日本人)

      

       野岛刚的陈述有很大的问题:“都记着这些礼仪”,“一直都在实践”,“能够很好地执行既定的规则”,这是最好的社会性格啊,还深层思考什么呢?比起大道理讲得天花乱坠,却表里不一、行为操守乱七八糟的非文明人,谁更“空洞化”呢?

      

       野岛刚的评论代表了一种观点:日本人很有礼貌,只是一种形式表现;一些人可能认为日本礼仪存在着虚伪性。

      

       野岛刚不自知在他的书中有不少自相矛盾的地方。他这样介绍日本的社交文化:

      

       日本人是个很容易与他人保持距离的民族。而且有时候不太区分得清“朋友”和“他人”。在大中华圈,“朋友”和“他人”被区分得很清楚,有本质上的不同。但日本人对于眼前的人究竟是“朋友”还是“他人”不太去深入思考,相处时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待遇。日本社会对亲戚的叫法非常单一,就像欧美文化的社会习俗一样。

      

       这是野岛刚作为日本人去进行中日礼文化比较的事实确认。中国是“差序格局”的熟人社会,所以中国人对于熟人会很有礼,亲热而百般维护,但对于陌生人则拒之千里甚至粗暴无礼;日本是一个等级制 陌生人的社会,除了等级之礼,就是表示一视同仁的公平性和尊重,用“礼仪”待遇陌生人和自己人,保持距离。成熟的现代社会是一个平等的陌生人社会。

      

       日本礼仪中最大的规则或忌讳是什么呢?野岛刚有很好的介绍:

      

       日本人说得最多的礼节性口头禅是“给你添麻烦了!”在日本,仅仅“惊扰社会”这一件事就算大罪。这是一种强烈的观念,即使没违反法令法规或其他规则,惊扰社会本身就是大错。小时候父母和老师经常对小孩子说:“你千万不要成为一个惊扰社会的人。”

      

       现在日本人最讨厌被人说的一句骂人话是“你呀,真是KY。”KY是“读不懂空气”的意思。这句话的流行与日本重视“空气”(氛围),重视“安稳无事、与世无争”,重视“不给人添麻烦”的文化关系密切。日本人对社会“空气”的变化比较敏感,很害怕自己周围的“空气”变得动荡不安,“空气”变了的话,就等于“给人添了麻烦”。(野岛刚,被误解的日本人)

      

       从野岛刚的介绍得出的结论是:为了保证他人的自在和舒服感觉,为了不给人添麻烦,日本人以保持人际之间的距离和相敬如宾的礼仪处理共同体的关系。

      

       社会伦理亲情的道德对个人生活没有束缚,所以个人可以保持人际关系适当的距离。

      

       有距离地施以尊敬之礼,不需要道德道义来理解什么深刻的意义,只需要仪式和程序就可以了。但仪式要规范,尊敬要有诚意。

      

       有一个语言细节耐人寻味:日语里的骂人话很少。野岛刚写道:一个在日本生活了十年的中国朋友跟他抱怨:在日语里骂人话除了“八嘎丫路”(傻瓜)、“阿呆”、“疯子”、“变态”等,就再没有更严重的骂人话了,“没法痛痛快快地大骂一场,所以日本人容易积累很大的精神压力。”

      

       比较起来,中国话里的骂人话非常丰富,非常发达,且每年都有新的骂人话诞生;在中文里有很多侮辱别人家属、祖先和涉及“性”的骂人话。但日语里则完全没有。(野岛刚,被误解的日本人)

      

       从骂人话可以看到,人们之间是否在意别人的感受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否过度黏糊,冲突是否频繁。日本人极少吵架,据高晓松的发现,在日本街上吵架的,都是韩国人,绝不是日本人。

      

       本尼迪克特指出:日本并没有在大众面前耻笑一个人的现象。

      

       日本设计师、美学家黑川雅之阐释了日本文化中和谐论的观念:

      

       在意他人的感觉是日本社会生活的传统秩序,日本人是一个重视他人感受的民族,十分在意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相互关系和距离,这是十分显著的文化特征。

      

       这是日本集体主义的和谐,是每个人有意识的、自发的与其他人相互协调所形成的整体。(黑川雅之,日本的八个审美意识)

      

       德国著名的道德问题学者莱纳‧艾尔林格这样论述礼仪与道德的关系:

      

    以法国哲学家安德烈‧孔特-斯蓬维尔代表的一派观点认为礼貌只是形式上的美德,仅仅是一个面具和假象。但是教养礼仪和举止在道德上是有两面性的,(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)

   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    进入专题: 日本文化   礼仪   羞耻心   大和精神  

    图片 2
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
    • 4
    • 全文;)

    发信站:沉思网(),栏目: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:/data/111656.html 文章来源:沉思网首发,转载请注明出处()。

    本文由澳门金沙娱手机乐登录发布于政治中心,转载请注明出处:吕嘉健:恭敬如仪:日本礼仪背后的羞耻心和“

    关键词: 4166am金沙